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,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天天快乐阅读!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!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> 青春校园 > 安向暖 > 恶魔住隔壁:小甜心,请注意!

正文 第1306章 全文完 文 / 安向暖

    顾佑犹豫了几秒,还是按下了接听。

    “我是顾佑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,让电话那端的慕苏眯起了狭长的凤眸,“你和夕月在一起?”

    顾佑没打算说谎,“她喝醉了,在我家里。”

    慕苏言简意赅,“地址,我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对她做什么……”嘴上吐槽着,顾佑还是报上了地址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顾佑垂下眼睑,笼住了眼底星星点点的哀伤。

    小橘子,该陪你的人,始终不是我。

    原本搂着她的手,渐渐松开了……

    夕月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可睡意再度袭来,她眼皮子直打架,没过多久再次睡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顾佑给她做了一桌子菜,全是她爱吃的,什么糖醋排骨、辣子鸡丁、红烧牛肉、酸辣鱼……

    而现实里,慕苏已经赶来了。

    顾佑眼睁睁看着慕苏抱起夕月,忍不住提醒,“你轻点,别把她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慕苏瞥了他一眼,“既然在乎她,为什么要不告而别?”

    顾佑抿了抿唇,避而不答。

    慕苏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顾佑手指虚掩在唇边,“我知道你们关系好,但是……你不准对她做什么,小橘子还小呢,要是你敢……敢乱来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慕苏嗤笑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在笑顾佑,还是在笑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顾佑,你果然还是个傻子。”

    语落,慕苏抬步离开。

    顾佑在后面炸毛:“你才傻子呢!‘还’是什么意思?你以前也觉得我是傻子吗?!”-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夕月醒来的时候,已经早上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她认出是慕苏的卧室。

    身上穿得是一件男款的格子睡衣,稍微有些大了,她把袖子卷了卷。

    她拉开门,探头朝外看了看。

    客厅里慕苏正在看书,听到动静侧眸过来,看到她光着脚,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去给夕月拿了双拖鞋,不等夕月问话,便温声解释,“睡衣是李姨帮你换的,是我初中的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她到现在还没有慕苏初中时候高啊……真是扎心了。

    夕月:“叔叔阿姨呢?”

    “度假。”慕苏解释,“好像是去X国那个沙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对了,昨天晚上我不是和……”顾佑两个字到了嘴边,夕月咬了咬唇,“和那个讨厌鬼在一起吗,怎么会在你家,是我记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接的你。”

    夕月应了声,莫名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在慕家吃过饭,慕苏给了她张音乐会的门票。

    “哇,艾尔顿的钢琴演奏,你哪来的票?”

    “朋友送的,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夕月喜形于色,受南七月的影响,她从小对钢琴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虽然弹得不如南七月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我晚上去接你,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夕月欣然同意-

    两人到现场时,位置基本已经坐满了。

    巧的是,隔壁还有个熟人。

    夕月客气地打招呼,“宁小姐,你也来听音乐会啊。”

    宁安笑了笑,“是啊,本来约了顾佑,不过……他好像对音乐会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哎?他以前说他很喜欢听得啊。”

    宁安的笑容顿时垮了。

    夕月还不知道自己无心一句话,给宁安造成了什么样的心理暴击。

    “人总是会变的嘛……他以前是什么样子的?”宁安问道。

    夕月想了想,“学渣、熊孩子、特别皮……但是他人蛮好的,会做饭,还会缝扣子,扎头发……嗯,这么一看顾佑还是挺贤良淑德的……”

    宁安嘴角抽动,贤良淑德……这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吗?

    “他讲得笑话一点都不好笑,简直像冷笑话……大冬天耍帅不穿秋裤,死要面子……一米七八的时候总说自己有一米八,还说自己是宇宙无敌第一帅……”不知不觉,夕月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慕苏静静地听着,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,每次提到顾佑,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意思,我太唠叨了…音乐会要开始了。”夕月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宁安连笑都扯不出来,索性也不装了,阴沉着脸攥紧了手包-

    音乐会结束,掌声如潮。

    曲终人散,观众陆续离场,夕月正和慕苏讨论着适才艾尔顿演奏的一首曲子,宁安忽然开了口:“江小姐,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哎?你说。”

    宁安看向了慕苏,慕苏识趣道:“我在出口处等你,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声叫我。”

    他走远后,宁安冷笑着开口:“江夕月,你一定很爽吧,有两个男人这么喜欢你。把两个天子骄子玩弄于股掌之间,我还真是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夕月拧眉:“脑补能力这么强,你学编剧的吗?”

    宁安被噎了下,恼羞成怒,“你还装什么!我不信你看不出来,顾佑和慕苏都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夕月愣住,她真的从来都没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慕苏不是把她当妹妹吗?

    还有顾佑……他怎么可能喜欢她!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真不知道吧……”想到这种可能,宁安只觉得又可笑又可悲,“不然你以为,顾佑为什么会离开?他是想成全你和慕苏!什么学渣,你知道他在国外的成绩有多厉害吗?十六所名校提前给他了录取通知书!什么会做饭,他从来没给任何人做过饭!连学校的美食活动都没有参加!什么贤良淑德,他只是对你一个人好而已!”

    夕月攥了攥指尖,凉意刻骨。

    “他那么优秀,也那么孤独……我一直以为我能走进他的心里,可他的心里的位置,早就给了你。我在他眼里,就是个笑话!不……连笑话都算不上,因为他的眼里从来没有我!你知道他会故意找人拼酒喝醉吗?你知道他拒绝了多少人吗?你知道他在实验室的时候,经常失眠吗?他说他在想一个人,真是搞笑,那个被他想的人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宁安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,“如果你不喜欢他,拜托你拒绝他吧,你让他死心吧,算我求你,放过他,别再折磨他了。”-

    夕月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,脑子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可无一例外,想的全是有关顾佑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佑喜欢她……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她呢?

    天蒙蒙亮了,熬夜带来的疲倦感戏袭来。

    夕月拿起手机,烦躁地发了条微博:头好疼啊啊啊啊!!

    叮咚——

    她刷新,发现有人秒评论。

    【淮南君】:去看医生!知道急救电话多少吗?120!

    被陌生人关心的感觉,暖暖的……

    夕月想回复他,一不小心点进了淮南君的微博。

    最新一条微博,是他发的一个游戏分享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夕月点了进去,发现是一张战绩图。

    名字就叫淮南君,左上角有账号信息……

    这个数字好熟悉……夕月忽然想到了什么,在扣扣上搜索了这个号码!

    一个灰掉的头像,但备注格外熟悉:小柚子。

    这个账号,是顾佑的小号,他初中的时候喜欢玩一个游戏,让夕月加他好友,每天去给他送爱心。

    后来他没再玩那个游戏了,这个号也没再登陆过。

    某次顾佑看了一条小孩儿走失的新闻,然后逼着她把父母和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背了一遍,连他的扣扣号微信号游戏号都让她背了,理由是万一没钱可以登他的号卖游戏装备……

    只是后来他出国后,所有的联系方式都不用了。

    夕月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淮南君……就是顾佑……

    一直以来,每次她发微博秒赞秒评论,还维护她的人,是顾佑……

    夕月跳下床,连衣服都顾不得换,随便披了件外套,就冲出了家门……-

    “叮铃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啊这么早。”顾佑去开了门,当看到夕月时,整个人都懵了,“夕月?”

    小姑娘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外套里面是粉色的猫咪睡衣,脚上还踩着拖鞋……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这么急着来找他,难道是家里出事了?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等下,我喘口气。”

    顾佑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帮她顺气,“不急不急,你慢慢说,笨蛋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啊!腿那么短,你跑得有我快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笨,我是打车来的!”

    就是出租车不能进小区,这个小区又太大,她跑了一段累得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告诉我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夕月调整着呼吸,不经意扫到客厅地上摊开的行李箱,星眸一下子瞪大了,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顾佑:“我早上十点的飞机,早点起来收拾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走了?”夕月握紧了粉拳。

    顾佑看她好像生气了,往后退去,“你怎么了?我没惹你吧小祖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蛋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傻子!”

    “你走了就别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凶一句,顾佑怂得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起床气啊你……”顾佑小声说道,别看他平时各种吐槽夕月,可夕月一生气,他真的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怕夕月啊!他堂堂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,怎么可能怕这个小短腿?

    夕月凶着凶着,鼻子一酸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“小柚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她叫自己小名,顾佑一颗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啊……要不你打我骂我解解气,你做什么都行,就是别哭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哭,他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夕月走到他跟前,“我知道你是淮南君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佑怔了几秒,释然笑道:“嗨呀我不是看你人气太差才弄个小号帮你点赞嘛,说出来你怕是不信,其实你的微博都是我一个人赞的,不信我等会儿换个号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有那么烂吗?

    “你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佑辩解,“我没有啊,我只是没告诉你我是谁,我又没你钱骗你色……不过,你要是生气啦,我给你道歉。你看看我这从头到脚,你想打哪儿就打哪儿,我绝对不反抗!”

    他举起双手,作投降状,“有个地方不能打啊,你懂吧?”

    夕月吸了吸鼻子,“那我要是真的打了呢?”

    顾佑:“……”不给她打吧,看着她哭,他蛋疼。可要是给她打了,那是真·蛋疼啊。

    “小橘子你学坏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,夕月扑到了他怀里,撞得顾佑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顾佑身体僵住,他不敢妄想什么,还在想也许小姑娘是要掐他腰呢,毕竟她以前最喜欢掐了……

    可等了好久,夕月都没有掐他,反而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“你在国外读书,,其实国内的学校也很好的,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……还有国内好吃的东西很多的,还可以叫外卖……哎呀反正国内什么都好……”夕月仰起小脸,眼泪掉了下来,“所以、所以……你可不可以,不要走?”

    顾佑连呼吸都乱了,“你、你来找我就是说这个吗?咳咳,小橘子,你都这么大了,男女授受不亲,你不用抱着我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是情商低,他只是不敢往那个方向想……

    夕月哭得更厉害了,“我不想你走,小柚子,你走了之后,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,发了好多短信,你为什么一句都没有回?你至少和我说一声再见嘛,我又不会拦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顾佑呼吸一滞,“什么电话?什么短信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发了的……”

    顾佑想起那个被自己丢到湖底的手机,感觉太阳穴开始隐隐抽痛。

    也许……是他误会夕月了。

    “你走之后,干爸干妈一直很想你,我、我也……”夕月像是鼓起了天大的勇气,终于将心里话说出口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顾佑宛如被雷劈了一般,呆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夕月见他这个反应,忍不住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难道宁安是骗她的……也许顾佑根本不喜欢她,她还跑来说这种话,岂不是自取其辱……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想逃跑,刚转过身,就猛地被顾佑从背后拥住,狠狠地圈在了怀里!

    “小橘子,我喜欢你,哪怕你说这些都是假的,是跟我开玩笑的,但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从他知道什么是喜欢开始,不,或许在更早之前,他的世界,就已被眼前这个女孩子占据。

    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,夕月嘴角却染上了笑意,“男女授受不亲,你不用抱着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鬼话!我抱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夕月拉长了音调,“小柚子,你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?”

    顾佑嘴硬:“没有很久啊,倒是你,你是不是早就偷偷喜欢我了?不对,你还没有说我喜欢你呢!”

    顾佑扳过她的肩膀,眼神执着,“你快说你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喜——欢——我~”

    “小橘子!是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~”

    “江夕月,你你你……你快点说,你今天不说,我就不让你走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客厅里,两人幼稚地斗着嘴。

    初晨的第一缕阳光悄然洒落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,一切都美好如初。

    ——全文完——

    小橘子和小柚子的故事就停在这个美好的瞬间吧~故事里没有提到结局的人,就当做他们也很幸福吧~

    作者联系方式:扣扣3282566726微博:云起_安向暖

    感谢所有的遇见。

    人海茫茫,希望我能足够幸运,在下一本书依然有你们相伴。

    祝大家,万事胜意。

    2019.1.14安向暖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