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,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天天快乐阅读!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!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> 穿越小说 > 亦辰 > 权少,一吻成瘾

第二百五十八章:要刚 文 / 亦辰

    高月容一看顾知逸竟然犹豫了,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立马上前,挡开警员站在顾知逸面前,压低声音急切的表达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知逸啊,我看你是犹豫了?你怎么能这样呢?”高月容问。

    顾知逸看了眼警员,拉着高月容往一旁走了两步,低声道:“听说对方是个真疯子,法律不外乎人情啊,高姨,我在想,要不就不起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糊涂啊,那个疯子无辜,你没看看现在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婳儿不无辜?你是对方派来的奸细吧?你现在竟然还胳膊肘往外拐,我在想办法走关系的时候,你竟然给我胳膊肘往外拐,你还真是没有湛总靠谱。你可怜对方,为对方说话,对方怎么想你?你这个傻瓜笨蛋!她是疯子她还有理了?难道国家就没有法律规定,疯子不能上路?疯子车上还带个小孩?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了你也长长脑子啊,这个时候那边的人想编造出什么谎言都可能,重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知逸真是被高月容这一通说给说愣了,但在高月容空间问他的时候,他竟然觉得很对,确实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高月容看着发愣的顾知逸,期待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然而,顾知逸没反应!

    真傻了?

    “知逸,你有在听高姨说话吗?”高月容压着蹭蹭上窜的怒火,忽然发现这个顾知逸办事儿真是不靠谱。

    还在跟他说正事儿呢,走神了,他走神了!

    顾知逸点点头,“我在听,高姨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对方现在的重点是什么吗?”高月容问。

    顾知逸愣了下,被问住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也不是这么傻缺,只是忽然发现自己这位丈母娘揣摩人心的本事,隐约记得安以夏小时候过得不好,因为这位继母并不喜欢她。而且安以夏那个妹妹跟她几乎同龄,一样大的女儿,任何女人都做不到端平一碗水,又何况这两个女儿中还有一个是前妻生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闪过太多想法,以至于没那么注意到高月容不悦的脸色。

    顾知逸说:“他们的家属,应该也很担心吧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脸子瞬间就拉了下去,“你到底是谁的丈夫啊?我们婳儿跟你还没解除婚姻关系,你这心怎么就向着别人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向着别人,都有难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听我说,知逸,我们目前最想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是不是?那肇事者一家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当然是怎么摆脱该承担的责任。那个疯子一家现在的重点就是摆脱承担责任,摆脱负法律责任,你懂不懂?他们家人在这个时候为了摆脱承担责任,说出那个疯子有精神病的话有什么奇怪?你觉得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吗?”

    高月容一通说完,气得大喘气。

    这孩子怎么这么天真?怎么这么好骗?

    “倒也是……”顾知逸总算听懂了。

    这,确实有可能发生,可……

    警员都被高月容说服了,虽然刚才在接到局里电话时第一反应是对方想要逃脱法律惩治,这些都是手段,但听到这位女士的话后,简直当场被说服。

    但,他没忘记自己的任务,心底叹息。

    上前,“女士,女士您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摆手,后退两步,“你别靠近我,警官先生,我们一家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,你们别想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“您想多了,”警员感慨,没想到还是个戏精,“女士,警方已经初步核实了肇事者的资料。肇事者家属对于这次肇事者不受控的行为也感到相当震惊。这以前从未发生过,对方并不是想逃避承担责任,而是向警方说明实情,并且表示所有赔偿都会到位,只是要求顾先生不起诉。因为肇事者目前还在紧急手术中,精神更受不得刺激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冷哼一声,反问:“收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这突兀的一句问话,让顾知逸很意外,首先是没听懂。

    警员一听,脸色直接就黑了。

    “女士!请您不要说没有证据的话,否则我会要求你负法律责任。”

    正常百姓普通人,警方都是严肃、神圣不可侵犯的,更不会没事去得罪那些机构的人,吃饱了撑的吗?

    “那你所说,既然是神经病,为什么还上路?开车上路什么人都可以?国家的交通安全法是摆设吗?”高月容问。

    警员立马道:“查过了,那位女司机的驾照是在米伽国考的,已有十年驾龄。至于精神状态,想必也是治疗恢复了家里人才能让其开车上路。女士您想想,肇事者车上还有她的亲生儿子,作为一位正常的母亲,会拿让自己的孩子处于危险中吗?若不是精神忽然不受控制,又怎么会不顾孩子安危。我们查过,那是肇事者唯一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无话可说,这点确实说不通。

    天下间还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?

    反正高月容没见过,自己亲身的根本就不舍得打骂,更别提让孩子处于生命危险中。

    安以夏小时候,她作为继母,是多恨那个聪明伶俐的孩子?可她也从未想过在什么时候偷偷掐死前妻的孩子。亲生母亲哪里下得去手?

    警员一看对方似乎被这个理由说动,立马再说:“或许等肇事者自己清醒过来,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自己也会很后悔。听说,那个孩子目前情况非常危险,而且肇事者本人也情况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顾知逸叹气,“我们也确实都不知道对方是这个情况,既然这样,我们会再考虑的,不会起诉。”

    “不起诉也得赔偿,不要以为我们很好欺负。难道她是神经病就还得我们全社会的人让着她了啊?这次我女儿没死,险险捡回一条命,那万一以后再上路,好巧不巧再发疯又撞着人了呢?撞死了呢?你们警方能陪人家条命吗、还是也会像这样跟受害者说情,原谅那是个疯子?”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警员立马保证道:“不会,以后一定不会再犯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立马反驳:“你老婆啊?你天天看着啊?你这么肯定。”

    警员脸色被逼得一顿发窘,顾知逸立马轻声打和:高姨,算了,就那样吧。”

    警员解释道:“不是人天天看着,而是经过这次,肇事者的驾驶证就会被取消,今后一定是禁止上路的,所以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。也是介于曾经没有发生过,所以就连肇事者家属都感到很震惊。”

    高月容心里哼哼,她活了大几十年,什么套路没走过也见过了。

    说实际的点吧,“打算赔多少?我女儿好好一个人,也有儿有家庭的,被人撞进了医院,他们总该不会花个几万块赔偿就解决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顾知逸闻言,有些意外的看向高月容

    这么直白的跟人要钱,会不会样子太难看?太失风度,这种事情,顾知逸是绝对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高姨,这件事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处理不好这件事,”高月容索性挡开了顾知逸,“这样啊,你还是去看着Eric吧,这件事交给我们安家人自己来处理,你去照看Eric,陪着我女儿,他们更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这种好脾气的人想要解决纠纷?那不得步步被人宰压?

    顾知逸被高月容推一下,很好,这么丢人的场面,他也想走,实在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顾知逸并不是以德报怨,而是警方也说清楚了肇事车的情况,既然是有原因的,那就不用再咄咄逼人。而且,安以夏目前确实没有很清醒,但也没有岳母说的那么严重,是绝对没有到“生死不明”的情况。

    所以在顾知逸看来,丈母娘这有点趁机讹人的嫌疑了。不想背上这样的名声,但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跟保险公司这边处理好了就去照顾Eric和阿夏。”

    保险公司取证后,还得车主本人到场,所以顾知逸在等姑父。

    顾家那边人没一会儿到了,高月容孩子跟警员沟通,看着顾家一堆人围在那辆车周围。

    咋的,她女儿性命还不比那辆破车重要?

    顾家人一来医院,竟然全都魏国强看那台破车,真是够了,大开眼界了。这种亲家拿来做什么?还好安以夏是决定离婚了,那个家没几个是真心关心人的,嫁进顾家,不受气才怪。

    高月容没空搭理顾家,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直接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当初见顾家人的时候,有多满意,此时此刻就有多失望。

    果然啊,时间才是检验一切的真理。

    高月容进了医院,被告知湛胤钒已经离开了,但他身边的人还在。

    依然在等,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检查,为什么会这么久。

    安以夏再被送回病房天色都黑了,可见今天一整天都在各种检查中渡过。送回病房的安以夏人是醒着的,能认清人,知道病床前的是高月容和妹妹安芯然。

    “婳儿,感觉好点没有?”

    “难受。”

    安以夏心里有火发不出,要让她能走游动的时候,她一定把湛胤钒揪出来狠狠暴揍一顿。

    知道她有多痛苦吗?

    她早就说了心里难受,今天一天都在折腾她,在检查过程中一直吐,吐得昏天暗地。呕吐过程中有多恶心多狼狈他知道吗?她不管这一痛检查是不是为了她好,总之今天是让她遭罪了,难受得想死。她也确实动了想死的念头,心里太痛苦,只是没有力气推开人去做自杀式动作。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