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,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,天天快乐阅读!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!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言情最新注册送体验金 > 武侠玄幻 > 幽天鬼帝 > 神威之主

第一八九章 清羽醒来第一箭 文 / 幽天鬼帝

    +广阔的草地上,所有人都愣在一旁,不知怎么回事,大家还以为柳风遇到了什么事,一次闯关让他受了伤。

    冷凌毫不客气,一把推开柳风,刚刚才为白小宛生了闷气,现在他又来捣乱。严肃地问道:“你要干嘛?”

    柳风左瞅瞅西看看,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自己身上,他意识到可能出丑了。赶紧收敛,喉咙微动,最后一次舔了舔嘴唇,发觉不苦了!他转过身,这才想起来,之前所经历的的一切都是闯关阵中的内容。现在成功了当然什么事都没了,他收起思绪,恢复往日的神态,说道:“幸不辱命,这个关我算是过了,你们看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他将手中的仙草举到头顶,满脸骄傲,这自得的眼神明显是给云昊看得。这株仙草只有手掌大小,呈暗红色,条状的叶子倒是挺多。其散发着淡淡幽光,晶莹剔透,清香扑鼻。即使离得最远的人,也能感受到其身上散发出的“仙气”。

    “凤羽草?”白小宛失声叫了出来,她认得这株草药,而且很熟悉。

    云昊走过去,从柳风手中接过凤羽草,闻了闻,的确很清香。让人精神为之一震,而且就闻了一下,体内的气息流畅,心神稳定。他只知道这里可能有草药,但是不知道竟是凤羽草,他露出惊讶的神色。又在恍惚中收了回去,心里想着:“我都不认识它,为何要惊讶?”

    不过此刻最要紧的还是石清羽身上的伤。云昊立即将草药拿了过去,用真气将它碾碎,一点点塞进石清羽的口中。如果放在平常,一定是熬制成汤药或者药丸,但是在试炼赛场中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慢慢来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草药都被石清羽吃光之后,身体开始颤动,嘴唇蠕动。脸上的苍白之色逐渐变成淡红色,草药起效果了。随后,昏迷差不多一天一夜的石清羽终于睁开眼睛,醒了过来,被云昊与柳风轻轻扶起。冷凌赶紧将打好的溪水递到面前,石清羽想也不想,直接闷着头喝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离禄精英队总算是齐了。

    石清羽看着大家关切的眼神,心里一阵温暖,虽然伤治好了,身子却很虚弱,所以不断笑着回复大家。

    柳风将石清羽扶着盘腿而坐,云昊用双掌抵住后辈,真气顺着自己的双臂被缓缓注入到石清羽的身体。它释放出来感知力,结果喜忧参半,喜的是服下这株草药,体内的伤势好了六七成;忧的是在其身体中还悄悄隐藏着一股力量,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在几次试探之后,云昊发现这一道力量很熟悉,想了半会才明白是童煞的煞气。好家伙,这都多长时间了,煞气的力量还在清羽体内潜伏?怪不得年纪这么小,名气如此大,竟能和龙腾武院的大师兄宇天逵齐名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分析,童煞体内天生的煞气应该是特有的,相当少见,所以很多人都不熟悉,继而在对阵中被其伤到却毫无办法破解,之后带来的痛苦也是与日俱增。如果那天攻击石清羽的是其他人,即使是天虚境,也不至于如此状态下的昏迷。一切都明了,原来是煞气在搞鬼。

    云昊叹了一口气,不怕棋逢对手,就怕完全克制你的敌人。他紧闭眼睛,将紫虚真气召唤而出,进入石清羽体内,一层层的搜索,一炷香的时间之后,紫虚真气将石清羽体内残余的煞气之力吞噬,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消耗多少力量,可这一点点的搜寻确实花了不少功夫,额头上难免有些汗珠。

    白小宛一看完事了,急忙拿出手巾,递给云昊。

    云昊笑了笑,伸出了手,又缩了回去,因为他感受到一股炽热的眼神正在注视着自己。就好比妖兽在潜心等待它即将吃掉的猎物,只要猎物出现任何失误,便直接扑上去,咬碎猎物。有点无奈,要是不接的话,会让白小宛师姐尴尬;接了的话,冷凌又要生气。

    幸亏他是个有勇有谋的少年,直接转换了话题:“白师姐,你刚才说这株仙草叫凤羽草,是见过还是……?”

    收起手巾,经过魔岩山上的生死经历,白小宛已经不是从前的白小宛了,她更懂得如何看待身边的每一件事情。对于冷凌的种种行为,她当然不在乎,更不会生气。耐心解释道:“凤羽草,不是无极大陆的草药,来自朱雀大陆,算得上是极品仙草,对于重伤者有很好的治愈作用。”

    柳风疑惑道:“凤羽草?”

    白小宛甜甜的一笑,对着柳风说道:“你方才的闯关阵就是天宗武府一个长老建立的,如果我猜得没错,你应该在阵法中见过那个长老了……”说着说着她又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柳风,点点头,又摇头,诧异道,“看不出来,你竟然破了这个法阵,拿到仙草,还是凤羽草,你走大运了,小子……”

    走大运?见过天宗武府长老?这一系列陌生的词汇在柳风脑海中穿梭,却不明白所以然。卖糖果的老汉?茶棚的老板?大街上作画的吴公子?城门口的神秘小男孩?他想,这个天宗武府长老应该是其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云昊听到“朱雀大陆”几个字,想到了晏红儿,然而现在处于“非常时期”,他只能一念即过。看到冷凌已经去照顾石清羽了,他也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石清羽伤势已经大有好转,醒来之后一直在摆弄他的弓弩,见到云昊二人走来,急忙起身,说道:“谢谢大家这么照顾我,辛兰师妹已经把这几天经历的事都跟我说了。”他知道自己受伤之后成为了队伍的累赘,然而离禄精英队所有成员没有一个说过要放弃自己的话,让他很感动,几乎要向在场的每一个人鞠躬致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云昊阻止了,说道:“行了,有时间多休息一会,接下来的任务还很重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一听要让自己休息,石清羽果断拒绝,不知道怎么了,体内有一股力量一直在攀升,到现在还没停下。他感觉自己似乎变强了,如果童煞现在站在面前,他有把握接下之前的那一箭而不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给云昊说这件事的时候,云昊被白小宛叫了过去。转过头问道:“冷凌师姐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冷凌没有回复,是自己有点小心眼了,白小宛刚才阻止宇天逵,救下了柳风,也相当于救回了石清羽。她不应该在这里胡思乱想,有失风度,让大家笑话。又怕别人多想,只能假装微笑,在一旁踱步。

    白小宛将云昊叫到一旁,神色突然变得哀愁伤感,她小声问道:“你可知公孙戍现在人在哪里?”言语中满是失落,每一个吐息都是愁绪。

    公孙戍!听到这个名字,云昊晃了晃神,记忆中一片空白,如果不是白小宛今天提起,自己都快要忘了。当初在离禄武院中与公孙戍的一战,想必白小宛已经知道了,因此他也没必要隐瞒。面对眼前的女子,他还有点愧疚:“白师姐,你都知道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!”白小宛极力否定,她长叹一口气,慢慢说道,“不是你的错,是他变了!当年,他是个孤儿,被我爹爹收养,领回天宗武府,随后更是发现他超高的武学天赋。迄今为止,在我爹爹所见过的年轻人中,他依旧是那个天赋最高的。他们自然成了师徒,所以可以这么说,我和公孙大哥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。”

    啊?万没想到,公孙戍和白小宛还有这层关系,那么前不久出现在离禄武院的白首浔,公孙戍称其为“天宗武府长老”,又姓白,一定就是白小宛的父亲。没想到他竟然是天宗武府大长老的女儿,难怪走到哪里都有人保护着,甚至不惜牺牲性命。

    白小宛继续说道:“三年前,他突然说要离开天宗武府,来离禄武院,爹爹多番劝说无果,没人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原因?自那以后,我经常偷偷跑来见他,但是慢慢发现,他好像变了,与我不再那么亲近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悲伤涌上心头,一时难以克制,泪水夺眶而出,让白小宛更添忧郁。

    这……云昊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没想到白小宛对公孙戍的情分这么深厚,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?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世间之事,就属儿女情长,男欢女爱最为复杂纠葛,难以理清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任由一个女孩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,无动于衷吧。云昊在口袋里翻来覆去,什么都没找到,他身上怎么可能装有女子的手巾呢?

    “谢谢,我有。”白小宛取出刚才的手巾,自己慢慢擦拭着眼泪。终于把埋藏在心里的事情吐露出来,一下子轻松多了。她并不是要在他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委屈,只是非常不解,为什么突然间公孙戍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选择去离禄武院修行,人往高处走,他偏要往低行。

    对于白小宛心中的疑惑,云昊深有体会,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公孙戍变了,都不重要。因为在公孙戍的内在世界中,他一直都有属于自己的世界,一个不能让旁人知道的世界,只属于他一人。

    “白师姐,自从你爹……不,白长老上次来到离禄武院之后,公孙戍当日就离开了武院,不知去处。不过,在洛城我倒是见过他最后一面。也没有说上几句话,他只说自己要走了,但没说去哪里。”云昊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,简单地陈述事实。他曾听母亲说过,处在感情痛苦时期的女人,更喜欢听事实,而非安慰。

    走了?白小宛再次叹气,何谓走?何谓离开?他本就是灾荒之中的孤儿,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在天宗武府也是特立独行,能去哪里呢?心里憋着好多话,有好多问题想要当面问,无奈人已不见,最可悲的是临走之前,对自己没有留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算了,人各有志,公孙戍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小男孩,她没必要再去纠结,随缘吧!白小宛整理了情绪,深吸一口气,换回了可爱的笑容,说道:“云昊,这次试炼赛你们可要加把劲,我在天宗武府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陪着云昊闲聊了一会,她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了,走的时候还是难掩哀伤。

    哎,问世间情为何物,每每遇到这样的场景,云昊都会装一下,感叹一番。想想刚才白小宛的话,他也想知道:是什么原因让公孙戍离开强大的天宗武府,选择去最弱的离禄武院修行?

    正当他愁眉不展时,耳边传来骚乱之声,正是离禄精英队的方向。云昊急忙赶了过去,难道是龙腾武院的人去而复返了?

    跑过去之后才发现,没有外人,只有离禄精英队队员。只见所有人都在围着石清羽。而后者手里握着弓弩,箭在弦上,脸涨得通红,天灵盖上冒着热气。更让云昊惊讶的是,石清羽全身散发着极其强大的力量,就因为如此,所以柳风和冷凌才不敢冒然近身。

    石清羽大叫道:“不行了,好热,受不了了,我要发泄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手里拿着弓弩随时可能伤着他人,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,必须要射出这一箭。但他却没法做到心平气和地去完成,双臂摇摆不定,双腿站立不稳,所以很可能射中离禄精英队的人。

    云昊思索了一会笑着自语道:“傻小子,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……于是大喊道道,“清羽冲我来!我看看你这个胆小鬼有没有胆量射出这一箭!”

    “云昊,你神经病啊,清羽都控制不住自己了,你还要刺激他,想什么呢?”冷凌在一旁看到满脸笑容的云昊却不来帮忙,怒气自来。

    云昊没有理会,继续不断叫着“胆小鬼”来刺激石清羽。

    几番挣扎,束缚不住,“胆小鬼”就是对自己的极大侮辱。石清羽大吼一声,强大的力量将身边的所有人震飞。双手紧紧握住弓弩,开弓拉弦。旁边的人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箭已射出。

    “好快……”云昊不敢大意,取出天炎极刃,竖在身前。实在是没有想到,这小子醒来的第一箭竟然是射向了自己!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